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关注 > 万象

1岁半幼童发高烧诊所输液后死亡 具体原因待调查

2015-05-17 14:30:30 来源:中国新闻网 作者:实习编辑

分享到:

事发诊所

  5月16日上午9时许,18个月大的小鹏(化名)因发烧在济南一家诊所诊疗。正常的输液却突发意外,小鹏浑身抽搐、嘴唇发紫,被紧急送往省立医院东院后,孩子最终还是没能抢救过来。医院医生怀疑孩子不单纯是感冒发烧,其死亡可能与手足口病有关。

  家属责怪诊所诊疗失误,而诊所医生却坚称自己开处方打吊瓶的处理并无不妥。由于孩子死因蹊跷,具体原因还待进一步调查。

  第二瓶药水没输多久,孩子浑身抽搐

  小鹏一家是济南章丘人,平日里小鹏在章丘跟着爷爷奶奶生活。15日下午,小鹏烧到38.3度,在章丘当地一家医院输了液。“当地医院人很多,排队时间太长,孩子发烧不能等,就寻思着来济南给孩子治。”5月16日上午8点,小鹏的奶奶和妈妈带着他来到了济南的一家诊所。

  小鹏母亲称,孩子去诊所的时候好好的,还吃着苹果。“我们上午八点多到的,诊所给孩子量体温,孩子发烧烧到39.9度。大夫给孩子开了药方,护 士就照着药方给孩子输液。”孩子的母亲称,诊所给孩子输第一瓶药水时,孩子并没什么异常。到了九点多,诊所给孩子输第二瓶药水,输上没多久,就出现了意 外。

  “孩子浑身抽搐、出虚汗、嘴唇发紫,眼睛瞪得老大。诊所的人说没事,说是孩子发烧烧的。”据小鹏奶奶讲,当时小鹏的妈妈从外面刚买完饭回来,给 孩子喂了一点米饭,发现孩子的症状非但没缓解,反而加重了,该诊所医生见状赶紧建议带孩子去大医院做血常规。“吊瓶也没拔,诊所的大夫就和孩子妈妈一起赶 往了省立医院。”

  抢救两小时,命还是没保住

  16日上午10时左右,小鹏被送到了省立医院东院。“来的时候孩子就不行了,呼吸、心跳都没有了,口鼻出血,我们赶紧对孩子进行抢救,上了呼吸 机,用了胸外按压,但是孩子的心脏已没有了跳动。”省立医院东院急诊科的一名护士说,“一般我们抢救半小时就宣布临床死亡,这个孩子我们抢救了两个小时, 但他还是没能活过来。”

  “孩子的嘴唇、脖子、后背都紫了,鼻子还流血。”小鹏的奶奶称,从体征上看,孩子的去世很像是意外,不是一般的死亡。省立医院参与抢救的一名医生怀疑,孩子的死亡可能与手足口病有关,但由于家长未提出留血样的要求,所以未做相关检查,具体死因还待进一步确定。

  孩子出事后,家属质疑是诊所输液导致的严重不良反应,“孩子输第二瓶药水时发生意外,我们当时就跟诊所说了。孩子在去医院的路上还输着液,针头都没拔下来,护士是不是应该先把针头拔下来啊?”

  对此,诊所主治医生赵先生并不认同,“当时是我给孩子看的病,孩子有高烧,舌头有溃疡,但手上没有,是病毒性感染。打针前已经给孩子做了皮试, 然后才打的VC和阿糖腺苷(一种抗病毒的药物)。”赵先生称,“我考虑应该是孩子病情的问题,孩子不是单纯的感冒发烧,我怀疑是手足口病,我们不清楚所以 就送往大医院了。”

  看病的是乡医,无执业医师资格证

  16日下午6时许,记者随当事人及舜华路派出所民警来到位于济南市崇华路的高新舒康诊所,诊所广告牌上有“高新区卫生局监制”的字样。诊所仍然 正常营业,一名女士在诊所里挂吊瓶,室内的墙上挂着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民警到达现场后,对诊所的相关手续进行了检查,并对孩子治疗时的药方以及使用的药 品等进行了封存,待送往有关机构检验。

  随后,家属要求赵先生出示执业医师资格证,赵先生则拿出了一本“乡村医生执业证书”。赵先生说,自己是一名乡村医生,诊所也不是自己所开,而是一名姓高的负责人。

  家属认为,乡村医生没有处方权,只有持执业医师资格证的医生才可以开处方。对此,赵先生称自己当时开的处方,已经由店里另外一名具有执业医师资 格证的医生审核签字,并无不妥。舜华路派出所的民警称,经检查,诊所证件齐全。针对双方的争议,诊所表示,希望对方走法律程序解决。文/片 见习记者 郑帅 李阳 实习生 王苏巍 李艳艳   

热门专题
Copyright © 2010-2016 尚品娱乐网,尚品新闻娱乐,尚品娱乐频道,尚品娱乐新闻信息,尚品最新新闻版权所有